首页 >> 管理学 >> 未来学
人工智能:引出诸多可期可虑的社会课题
2017年09月25日 10:30 来源:北京日报 作者:刘奇 字号

内容摘要:人工智能革命是从弱人工智能,通过强人工智能,最终到达超人工智能的旅途。而且我希望国家的《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纲要》,能让我们“直道超车”,实现智能全球化的规划,成为保障“中国梦”实现的“智能梦”。

关键词:人工智能;机器人;社会课题;智能;计算机

作者简介:

  学者·语粹

  ●如果说IT时代是信息爆炸的时代,DT时代是知识爆炸的时代,那么AI时代就是智能爆炸的时代。

  ●如微积分、金融市场策略、翻译等我们觉得困难的事情,对于电脑来说都十分简单;如视觉、动态、移动、直觉等我们觉得容易的事情,对电脑来说却太难了。

  ●从理论上看,在所有能够被规则化、系统化的领域,人工智能都有可能取代人类,甚至在一些人类以前认为无法规则化的领域也能大展身手,已经很难说还有什么领域是人工智能的禁区。

  ●创造更平等未来的关键之一是数据,人工智能的进步,依赖于对大量人类活动的在线和离线数据的获取与分析。人类必须完全掌控自己创造的这些大数据,才能占据对人工智能的主动权。

  ●要解决人工智能带来的问题就需要一大批有知识、有技术、有良知的社会学家、自然科学家、工程技术人员和政治家进行世界性的协作、协调和协商,用一套共用的语汇体系和一个共同的概念框架,从科学的视角找到平衡点,制订出一系列能处理技术、治理和伦理之间相互关系的政策。

 

  2016年被称为人工智能元年,阿尔法狗(AlphaGo)横空出世,一声划时代的“狗叫”,有可能颠覆人类主宰世界的现实。人们突然发现,一个新的物种诞生了,把我们带进了AI(人工智能)时代。人类从IT(信息技术)时代进入DT(大数据云计算)时代只用了十几年时间,然而当我们还在讨论DT浪潮时,AI(人工智能)时代已经扑面而来。如果说IT时代是信息爆炸的时代,DT时代是知识爆炸的时代,那么AI时代就是智能爆炸的时代。人工智能不是互联网的一部分或一个阶段,而是堪比工业革命的一个新的技术革命,而且会持续很长时间。目前,AI已经应用到人类生活的各个领域,像防火、看病,农业上的病虫害测报、天气预报、无人机植保、播种等,尤其在计算、检索、记录、下棋、记忆等方面,AI已经大大超越人类。人工智能是一个崭新的技术前沿,它具有急剧性、颠覆性和不可知性;它正在打破世界秩序,并缔造一个新的秩序;它将带来的是一轮我们还不能完全理解的经济、政治、社会、文化的变革,会渗透和改变现有的所有行业;它或许会改变人的生命,让人生永恒;它更有可能改变人作为人的界限和意义。

  人工智能的发展现状

  AI的概念最早于1956年由美国的一批科学家提出,上世纪60年代人工智能进入研究阶段。先要说清楚,不能一提到人工智能就想到机器人。机器人只是人工智能的容器,机器人有时候是人形,有时候不是,人工智能是机器人体内的电脑。如果说人工智能是大脑的话,机器人就是身体——而且这个身体不是必需的,比如人脸识别、无人驾驶,这些都是人工智能范畴,但不一定有机器人的外壳。从目前全世界研发现状看,人工智能有如下几个特征。

  特征之一:从类型上看,人工智能按能力可分为三类。

  第一类是弱人工智能,即擅长于单个方面的人工智能。比如我们手机的语音助手、导航系统、智能翻译、汽车上控制防抱死系统的电脑,甚至包括AlphaGo都是弱人工智能。AlphaGo虽然能战胜李世石,但你若问它跟李世石交手后是什么感觉,它就答不上来了。

  第二类是强人工智能,即是人类级别的人工智能,在各方面都能和人类比肩,能够进行思考、计划、解决问题、抽象思维、理解复杂理念、快速学习和从经验中学习等操作。达到这一阶段还有很多技术难题要攻克。首当其冲的就是人类对自身大脑运作方式还不是很清楚。这里我举两个例子比较一下:造一个能在瞬间算出十位数乘法的计算机非常简单,但造一个能分辨出一个动物是猫还是狗的计算机就极端困难了;人类早就造出能战胜国际象棋冠军的电脑,但要造一个能够读懂六岁小朋友的图片书含义的电脑很难。简而言之,如微积分、金融市场策略、翻译等我们觉得困难的事情,对于电脑来说都十分简单;如视觉、动态、移动、直觉等我们觉得容易的事情,对电脑来说却太难了。

  第三类是超人工智能,知名人工智能思想家尼克·博斯特罗姆把超人工智能定义为“在几乎所有领域都比最聪明的人类大脑要聪明很多,包括科学创新、通识和社交技能”。人工智能革命是从弱人工智能,通过强人工智能,最终到达超人工智能的旅途。这个阶段也被称为人类智能(HI),这是改变人类文明进程的“奇点”,未来学家雷·库兹韦尔认为将出现在2045年前后,这个学派被称为“奇点说”派。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已成立一个团队致力于这方面的实践,试图把一个叫神经织网的东西嵌入人脑,实现人与机器的结合,实现思想的任意上传或下载。这项颇有争议的“脑机接口”技术目前遇到的问题有两个:一是要发明出一种新型电子材料,它要足够小,足够软,可以用注射器注射到人的大脑中,然后在大脑中展开成为一个电极网络,成为记录神经元活动的多个电极;二是要破解神经元的语言。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振)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