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管理学 >> 商学院
商学院紧盯女高管钱袋子
2014年08月18日 00:00 来源:国际金融报 作者:赵怡雯 字号

内容摘要:然而,从积极的一面看,教育界人士认为,这意味着商学院在女性教育上有着更大的发展空间,包括开发更有针对性的课程,以及对女性管理文化的深度挖掘。

关键词:商学院;女性;MBA;俱乐部;执行官

作者简介:

 

  “当你的私生活彻底完蛋时,告诉我一声,那意味着你升职的时候到了。”这样无情刻薄的语言是电影《穿普拉达的女王》(The Devil Wears Prada)中的经典台词。

  电影中一头银发、不怒自威、气场十足的顶级时尚杂志《天桥》(《Runway》)女总编米兰达·普瑞斯特利(Miranda Priestly)几乎成为了人们意识中强势女老板的典型缩影。听说米兰达要提前到来,整个公司的气氛立刻紧张,员工们异常忙碌;看到米兰达要用电梯,旁人会立刻回避,让她独自享用;看到米兰达在走廊里,职员们会迅速调转方向,以便不会妨碍到她。米兰达思路敏捷、果敢高效,向助理下达任务时语速飞快,不加停顿一气呵成,一股脑就把一连串公事、私事布置下去,最后总是加上那标志性的口头语“That’s all(就这样吧)”。

  电影女主角米兰达本身的原型正是著名时尚杂志《Vogue》美国版的主编安娜·温图尔(Anna Wintour)。然而,像这样独立自强、具有统治地位的女老板、女高管在全球各大企业中早已不再是新鲜事。女性管理文化已经引起各界越来越多的重视,企业是否需要更多的女性高管?女性高管又将带给企业怎样全新的发展思路和商业文化呢?

  30%俱乐部的推广

  海伦娜·莫里西(Helena Morrissey)是伦敦牛顿(Newton)投资管理公司的首席执行官,而此时她站在可以俯视纽约曼哈顿区的彭博大厦顶层的会议室内,重复着她在英国一直说的话:“我们需要让更多女性担任领导岗位。”

  自从在英国发起“30%俱乐部”(30% club)以来,她就一直在重复这些话。该俱乐部寻求提高公司里女性董事的比例,争取到2015年至少达到30%。

  “这是商业问题,不是女性问题。”她对着人群说,“目的是为了努力打造一种不同的商业文化,让更多人在其中获得充分发展。这么做有其经济必要性的。”这一次,莫里西面对的听众是美国人,人群中大多数是女性。在这间可以远眺中央公园的会议室中,这些女性都是为了发起美国的“30%俱乐部”而前来的。

  英国“30%俱乐部”发起于2010年。自那以来,英国在这方面取得了稳步进展。尽管女性首席执行官的人数迄今较低,但根据追踪英国公司董事会成员性别多元化状况的BoardWatch数据显示,女性董事的比例已从2010年的12.5%升高到今年5月的21.6%。

  “30%俱乐部”决心在世界各地看到相同进展,已在中国香港等地成立新的分会,同时也打算在澳大利亚、南非和加拿大成立类似组织。

  该俱乐部的美国分会发起于今年4月,得到了亿万富翁投资者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以及其他重量级人物的支持,比如麦肯锡(McKinsey)全球董事总经理鲍达民(Dominic Barton)和贝莱德(BlackRock)首席执行官拉里·芬克(Larry Fink)。

  数据提供商BoardEx的资料显示,在美国,大约20%的高层职位(比如首席执行官和首席财务官)是由女性担任的。但是,这个比例仅比10年前高出5个百分点。

  英国“30%俱乐部”仅仅关注董事会性别构成,美国俱乐部则把目标放宽,希望使所有高级职位中的女性比例达到30%,同时特别注重构建女性人才渠道。

  美国30%俱乐部使用跟英国相同的方法,打算鼓励股东向公司施压、要求提拔女性,并将广为传播公司所做的任何公开承诺。

  目前,美国“30%俱乐部”正在着手成立一个指导委员会,国际游说努力已争取到了20家大型投资机构的支持,其中包括贝莱德(BlackRock)、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Pimco)、汇丰银行养老金信托(HSBC Bank Pension Trust)和摩根大通资产管理公司(JPMorgan Asset Management)等。投资者计划向公司施压,要求它们想方设法提高多元化程度,并寻求对目标和进展进行披露。甚至有许多投资团队表示,他们不会投资女性董事少于三名的公司。比如说,摩根士丹利的子公司Matterhorn Group便有一个提出这种要求的“平等投资组合”。

  Catalyst公司的研究表明,在女性董事较多的公司,股本回报率会高出53%,销售利润率高出42%,投资资本回报率高出66%。

  女高管越来越多

  随着各方力量的推动,如今美国公司,尤其是500强企业中的女性高管比重愈来愈多。更令人惊喜的是,执掌企业命脉的一把手位置也越来越多看到不一样的色彩。

  在2014年的《财富》美国500强榜单上,女性CEO中共有6张新面孔,女性CEO总数达到了24人,创下了历史新高。

  今年的榜单上共有6位新任女掌门,其中有两位因其在出任首席执行官的第一年就面对公司的重大危机力挽狂澜而引人瞩目。

  今年1月当玛丽·巴拉出任通用汽车公司(General Motors)的首席执行官后,她就成为了历史上第一位领导大型汽车公司的女性。现在,巴拉正带领通用汽车全力应对一次上百万规模的召回,这次召回是因2005年遗留的点火装置隐患而引起的。

  林恩·古德是杜克能源公司(Duke Energy)的首席执行官。她去年8月上任,现在正在着手解决杜克公司百年历史上的最大环境危机。今年2月,杜克能源的3万多吨煤矸石被不慎倒进北卡罗来纳州的一条河流。

  今年1月,工程公司西图公司(CH2M Hill)宣布来自公司内部的杰奎琳·海曼出任首席执行官,同时汽油零售商CST Brands公司也宣布金柏莉·鲍尔斯出任首席执行官。烟草巨头雷诺美国公司(Reynolds American)请回了前任首席执行官苏珊·卡梅隆从5月1日开始重新领导公司,而上个月罗斯百货公司(Ross Stores)宣布首席商品官芭芭拉·兰特尔将出任首席执行官一职。这些女性CEO的出色表现,都印证了女性高管角色对企业业绩的正面影响力。

  然而,在某些领域,女性要出任企业高管,乃至一把手的困难度依然相当大。

  比如在2014年《财富》美国500强的首席执行官名单中,科技公司女性CEO便集体缺席。当然,这并非意味着这一领域的著名企业中就没有女CEO的存在。雅虎公司的CEO玛丽莎·梅耶尔便是去年刚刚履职的一位女性高管。然而,雅虎今年却九年来首次跌出《财富》美国500强排行榜。

  而在30%俱乐部的家乡伦敦,金融服务行业中女性高管的比重虽然在过去一年中有了明显的增长,但从具体职位结构来看,仍然存在不少问题。

  目前,伦敦金融城的专业人士中,女性占1/5,而2012年这一比例为18%。然而,女性占优势的仍然是那些不需要面向顾客、无佣金可赚的岗位。伦敦金融城从事人力资源工作的专业人士中,60%是女性,40%的内部审计人员是女性,而公司经纪人和股票经纪人只有19%是女性,私募股权员工中女性所占比例则为25%。

  Astbury Marsden首席运营官马克·卡梅伦(Mark Cameron)也对此提出了质疑,“在部分薪水较高的金融服务岗位,例如公司经纪、股票经纪、私募股权等领域的工作岗位,为什么女性的占比整体上要低得多?”

  对此,业内学者认为,无论是科技还是金融领域,这些仍然带有浓重的“男性领域”色彩,在这些领域推广类似30%俱乐部的女性高管运动会遭遇更多的阻力。

  莫里西也承认,“我在一些公司的男性董事长那里遭到了无情的拒绝,英国还有很多杰出商界女性不愿参与其中。”

  劳埃德银行集团(Lloyds Banking Group)多元化及包容事务总监菲奥娜·坎农(Fiona Cannon)表示,集团公开承诺到2020年其高级职位由女性担任的比例要达到40%后,男性和女性员工对支持该目标都有点犹豫。

  公司女性害怕,别人将认为她们获得提拔是出于性别缘故,而不是靠其经验和才能。另一方面,一些男性害怕,自己和同为男性的同事可能因为性别而丢掉工作。

  MBA女性需求增加

  随着女性高管比重的增加,女性对前往商学院读MBA的需求也日益增加,并且年龄越来越小。

  早在2011年,美国管理专业研究生入学考试委员会便有数据显示,参加管理专业研究生入学考试(GMAT)的女性人数约为10.6万人,创历史最高纪录。并且在2009年6月至2010年期间,大部分考生的年龄均在30岁以下。GMAT是工商管理学硕士(MBA)课程及其他商学研究生课程的标准入学考试,由GMAC主办。

  这种日益膨胀的需求在2013年GMAC公布的《未来商学院学生调研报告》也得到印证。大部分女性表明了申请商科管理教育在于希望获得更多有挑战性和趣味性的工作机会,提高现有工资水平,或是实现个人成就商业女性这一群体的悄然崛起是多方原因推进的必然结果。就个体而言,她们内心深处的主体意识愈发觉醒,对自身的社会价值和社会责任进行了重新定位:她们越来越渴望,也越来越自信地走进商业世界中大显身手。同时,不断完善的社会保障与法律也为女性投入商业职场提供了保护和支持,也增强了商业女性的职业信心。

  阿莱丽·迪恩是西北大学凯洛格管理学院(Northwestern University's Kellogg School of Management)的毕业生。她之所以选择MBA,一方面是希望拓展自己的技能,同时也希望拥有更多的就业选择机会。她在国防工业巨头洛克希德马丁公司(Lockheed Martin)工作了五年多,一直从事分析师工作,但她希望有机会挑战其他职业。

  “我要利用这个机会,改变自己的职业发展方向。”迪恩说。她今年30岁,计划毕业后从事市场营销与品牌顾问的工作。

  据悉,在过去几年内,美国大批女性进入医学院和法学院就读,现在她们又转而选择商学院。部分原因是由于商学院注意到女性学生短缺,加大了对女生的招生力度。据美国联邦数据显示,目前,超过1/3的MBA学位获得者为女性,在过去十年里,这一比例大幅增加。

  而对于越来越年轻的女性攻读MBA学位,乔治城商学院教授凯瑟琳·汀斯利作出了这样的解释,她认为尽早就读商学院,可以帮助提高女性在职场中的地位。“这将增加商界女性的数量,因为她们可以请产假,而且她们重新回到职场的可能性也更大,因为工作在她们的生活中所占的分量更重。”

  像杰西卡·迪琳一样,对于许多女性来说,在她们做出攻读MBA的决定时,组建家庭的计划也是她们考虑的一部分。

  迪琳将在今年夏天结婚,她说:“我知道自己已经拥有许多方面的工作经验。我希望有一天我能有自己的家庭,我当时以为那是永远不可能的。我曾经甚至想放弃攻读MBA。”

  但迪琳转念又想,取得MBA可以让她未来的职业发展更加灵活。“如果我想打破传统的就业选择。”她说道,“比如,如果我想自己创业,我就可以向一帮专家——我的老同学、教授和校友等等——寻求帮助。”

  这种需求在中国同样强烈。日前,《福布斯》中文版发布2014年中国最佳商学院排行榜中的调查数据显示,近几年女性学员就读MBA的人数也在增加。各行各业中的女性担任中高管理层的也越来越多,管理层已经不是男性的天下。

  在2005年毕业的学生中,女性占18.2%,到2007年,这一比例为19.1%,2009年为22.0%,2011年为26.9%,2013年则为25.5%。虽然2013年的女性学员比例比2011年的稍少,但还是可以看出女性学员在整体增多的趋势。另外,EMBA的女性学员比起MBA来也毫不逊色,在此次调查中,女性EMBA学员占17.36%。

  在对一些热门MBA招生院校的生源结构数据进行分析中发现,男女比例为2:1甚至更高的较多。例如:中欧国际工商学院2012年入学总人数为203人,其中女生占33%,男女比例近2∶1;新华都商学院对创业MBA项目首期班学员中,男性占了78%,女性为22%;上海交大安泰2013级学员中,男性比例为67%,女性占33%;北大光华2013级学员中,男女比例也为2∶1;浙江大学2013年MBA共录取381人,男女比例为1.54∶1。

  GMAC近期公布了一项调研报告显示,近年来,中国GMAT女性参加考试人次一直高于男性考生,并从2009年至2013年呈现快速增长的趋势。其中,2013年的女性考试人次为33682,比重上升至64%。数字表明,中国女性对商科管理教育极为重视,并对提升自身职业素养和跻身商界表现出强烈的愿望。

  GMAC北亚区市场拓展副总监余菁维告诉记者,中国女性考生比重超过六成,反映了中国女性对于自身学习投资的渴望。通过商学院的学习,不仅能够给学生带来经济方面的回报,而且能够带来个人职业发展方面回报。而从中国女性考生所感兴趣的专业来看,依次为金融硕士、会计硕士、管理学硕士、市场营销硕士等专业。事实上,会计、市场营销等专业一直被认为是“适合女性从事”的工作。

  开发女性管理课程

  越来越多的女学员出现在商学院课堂也不单单是女性自身需求的结果,商学院也非常热衷于树立它们性别平等的形象,甚至看中了其中的“商机”,开拓了具有针对性的女性课程来吸引女学员的到来。

  美国巴布森商学院(Babson College)设立了女性创业型领导力中心(Center For Women’s Entrepreneurial Leadership),专门招收那些想自己经营企业的女学生。

  英国埃克赛特大学商学院(University of Exeter Business School)开设了“地球只有一个”(One Planet)MBA课程,在46名学员中68%是女性,这是一个令该商学院引以为豪的数字。

  国际非盈利组织阿斯彭研究所(Aspen Institute)负责商业和社会项目的执行董事朱迪丝·塞缪尔森(Judith Samuelson)表示,该研究所对MBA学员态度进行的调查表明,女性比男性更有兴趣攻读有关可持续发展的课程。

  塞缪尔森强调,“与单纯的财务收益相比,女性对多目标管理中出现的冲突感受更深,并更有可能考虑复杂性——而可持续发展是复杂的。”

  鹿特丹管理学院(Rotterdam School of Management)的情况也显示出,女性重视可持续发展。该学院今年的MBA女性学员比例达到了32.6%,远高于2009年的23.4%,该学院认为这在一定程度上归因于自己加大了对可持续发展的关注。

  鹿特丹管理学院可持续发展、管理和气候变化教授盖尔·怀特曼(Gail Whiteman)表示,女性对可持续发展这个课题非常感兴趣。“随着年龄的增长,她们对世界、商业和社区有着更长期的看法”。

  另一个非盈利组织“未来论坛”(Forum for the Future)与英国米德塞斯大学(Middlesex University)推出的可持续发展领导课程,是一个女性参与者一直多于男性的课程。该项目运营了16年,女性学员比例一直占到2/3。

  而在中国,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和巴黎HEC商学院共同开发了“中国女性创业管理课程”, 主要面向那些准备发展自己的企业和已经创建了自己的企业的中国女性创业者。此课程计划在清华经管学院已成功运行5年,共培养了550名中国女性创业者。2014年计划培训100名女性创业者。

  然而,尽管女性在教育上取得了很大进步,在多数大学中女学生占了全校学生的一大半,但在商学院她们仍是少数。

  40年前由两位哈佛商学院前教师创立的西蒙斯管理学院,至今仍是西方唯一一所开设仅针对女性的商学院。

  西蒙斯管理学院创始人之一(兼前院长)安妮·雅尔丁(Anne Jardim)表示,“我们希望女性学习,而不仅仅是生存下去。”她希望西蒙斯管理学院的毕业生应当有能力在男性建立的机构中有效地行动,在男性公司文化环境中表现优异。

  西蒙斯管理学院成立40年来,这所以“灵感”创立的商学院仍在与公平问题较劲。事实上,在大部分商学院中,毕业后得到华尔街高薪职位的男性毕业生目前仍然多于女性毕业生。然而,从积极的一面看,教育界人士认为,这意味着商学院在女性教育上有着更大的发展空间,包括开发更有针对性的课程,以及对女性管理文化的深度挖掘。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孟育建)
11.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