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管理学 >> 企业管理
后发企业如何从追赶到前沿? ——双元性学习的视角
2017年08月30日 10:07 来源:《管理世界》 作者:彭新敏 郑素丽 吴晓波 吴东 字号

内容摘要:双元性学习组合了探索与利用两种不同学习的优势,因而成为后发企业突破超越追赶困境的关键机制。本文通过海天集团1994-2015年技术追赶过程的纵向案例分析,发现后发企业由追赶到超越追赶再到创新前沿转型的过程中,双元性学习由“分隔型双元”向“过渡型双元”再向“自洽型双元”演化,同时技术体制多样性提供的技术方向、市场空间多层次性提供的需求支撑。研究结论深化了对后发企业从追赶到创新前沿转型机制的理解,也从双元性学习视角为后发企业追赶提供了一种新的解释机制。在研究设计阶段就用技术创新、后发追赶、组织双元性等相关理论来指导本案例研究,并遵循分析性归纳的逻辑,通过与现有理论及文献对话,尽力从案例研究结果中总结出有关企业双元性学习模式的更抽象、更具概括性的理论,以增加研究的外部效度。

关键词:企业;研究;双元性学习;案例;产品开发;创新;学习模式;探索;液压;追赶阶段

作者简介:

  摘要:中国企业正在从追赶到超越追赶,甚至走到创新前沿,面临从“追赶者”到“领导者”转型的挑战。双元性学习组合了探索与利用两种不同学习的优势,因而成为后发企业突破超越追赶困境的关键机制。本文通过海天集团1994-2015年技术追赶过程的纵向案例分析,发现后发企业由追赶到超越追赶再到创新前沿转型的过程中,双元性学习由“分隔型双元”向“过渡型双元”再向“自洽型双元”演化,同时技术体制多样性提供的技术方向、市场空间多层次性提供的需求支撑,以及企业能力累积性提供的平台基础共同驱动了这一演进过程。研究结论深化了对后发企业从追赶到创新前沿转型机制的理解,也从双元性学习视角为后发企业追赶提供了一种新的解释机制。

  关键词:后发企业/双元性学习/技术追赶/超越追赶/创新前沿

  作者简介:彭新敏,宁波大学商学院,浙江万里学院;郑素丽,中国计量大学;吴晓波,浙江大学管理学院;吴东(通讯作者),浙江大学管理学院

  基金项目:本文为“中国企业管理案例与质性研究论坛(2016)”的最佳论文。本文得到浙江省哲学社会科学规划重点课题(17NDJC011Z)、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71232013、71572187、71502163)、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项目(15YJA630048)、浙江省自然科学基金项目(LY15G020011、Y14G020097)和浙江省哲学社会科学规划“之江青年课题”(13ZJQN016YB)的资助。

 

  经过改革开放近40年的发展,中国后发企业已积累了一定的知识基础与创新能力,出现了诸如华为、海尔、联想等成功追赶的代表性企业。这些后发企业不仅在产业内具有较高的市场份额,而且开始以创新的产品和流程在全球市场上与领先跨国公司进行竞争,进入了超越追赶阶段(beyond catch-up)(Figueiredo,2014;Choung et al.,2014)。少部分企业如华为正在趋近国际技术前沿,开始面临“正在本行业逐步攻入无人区,处在无人领航,无既定规则,无人跟随的困境。①”在这一新的发展阶段,后发企业既有可能实现从“追赶者”到“领导者”的转型跨越,也有可能落入“追赶陷阱”从而重复“追赶—落后—追赶”的循环(Lee & Malerba,2016),那么,后发企业应该采取怎样的技术学习和创新策略,才能构筑起创新能力进而成为行业领导者(Hobday et al.,2004;Xiao et al.,2013)?在超越追赶阶段,后发企业面对的技术不确定性越来越大,外源技术的可得性难度越来越高,同时企业的战略和学习模式可能会随着环境的变化而动态演化。已有关于后发国家创新和追赶的研究大都聚焦在追赶阶段,从技术、市场、能力累积、制度变革等视角来解释后发国家企业的追赶问题(Lee & Malerba,2016),对进入超越追赶阶段后的转型行为和策略却没有给出答案。

  中国后发企业产生于充满冲突与悖论的转型经济体中,经常要面对多重且矛盾的挑战(Hoskisson et al.,2013;Peng,2012),在技术追赶过程中通常呈现出双元性特征(ambidexterity)(Parnge,2012)。因此,双元性学习理论提供了一种独特的观察视角,可以帮助我们深入理解后发企业的追赶活动(Li et al.,2013;Luo & Rui,2009)。双元性原指组织在同一时间内既从事探索又进行利用的行为(March,1991;Tushman & O'Reilley,1996),也被认为组织在同一时间内追逐两个彼此相异甚至相互矛盾目标的行为(O'Reilley & Tushman,2013)。Luo和Rui(2009)认为双元性组合了两种不同力量或战略的优势,提供更多增长机会的同时又维持了发展稳定性,有助于新兴经济体企业克服后来者劣势以及不发达的国家基础来赶超领先企业。不过,组织行为往往有自我增强的惯性趋向,双元性学习很不容易实现(O'Reilly & Tushman,2013):企业可能会由于过分追求新知识、新技术而陷入探索性学习的“失败陷阱”(Levinthal & March,1993),或由于过分关注和依赖现有技术而陷入利用性学习的“成功陷阱”(Ahuja & Lampert,2001)。因此,不是所有试图构建双元性学习的企业都能成功,对于后发企业而言,能否进行有效的双元性学习成为其突破超越追赶阶段战略困境的关键(彭新敏等,2016)。

  此外,与韩国等新兴工业化国家和地区出口导向型后发企业不同,中国后发企业的追赶实践是在转型的“所有制制度”、多样的“技术体制”、多层次的“市场空间”以及新兴的“全球网络”四位一体的情境下开展的(吴东、吴晓波,2013),学习与追赶通常呈现出更为复杂的演化模式,现有文献对这些大型新兴经济体后发企业所面临的独特情境并没有给予充分的关注(Lee & Malerba,2016;应瑛、刘洋,2015)。此外,现有研究主要从静态视角考察双元性学习模式,从动态视角切入对双元性模式本身演化过程的研究仍较为匮乏(García-Lillo F.et al.,2016),因此,探索中国后发企业技术追赶进程中的双元性学习模式及其动态演化可能会带给我们新的发现和启示。基于上述理论与实践背景,本文试图回答以下两个研究问题:(1)后发企业如何通过双元性学习的构建和转换实现从追赶到前沿的递进?(2)这一递进过程中双元性学习模式演化的驱动机制又是怎样的?

  针对上述研究问题,本文以宁波海天集团为例,通过对其1994-2015年间技术追赶历程的深度解析,揭示了后发企业通过不同方式构建双元性学习进而实现了从追赶到超越追赶再到创新前沿的过程与动力机制,识别了该递进过程中不同双元性学习模式及其演化路径,为中国后发企业如何在全球化、复杂且相互冲突又快速变化的环境中有效实现追赶提供了新的解释。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振)
11.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