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管理学 >> 工商管理
【文萃】新基建推进“一带一路”建设高质量发展研究
2020年09月30日 19:42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郭朝先 徐枫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一、文献综述

  (一)新基建概念与内容

  目前,社会上和学者们对于新基建的理解和认识呈现多元化趋势,其中“七领域说”和“三方面说”是最有影响力的两种说法。“七领域说”认为,新基建包括5G基站、特高压、城际高速铁路和城际轨道交通、新能源汽车充电桩、大数据中心、人工智能和工业互联网等七大领域,涉及诸多产业链。“三方面说”是指新型基础设施是以新发展理念为引领,以技术创新为驱动,以信息网络为基础,面向高质量发展需要,提供数字转型、智能升级、融合创新等服务的基础设施体系,包括信息基础设施、融合基础设施、创新基础设施三个方面。可以说,“三方面说”是新基建官方权威的解读。不过,国家发改委也强调,伴随着技术革命和产业变革,新型基础设施的内涵、外延也不是一成不变的。

  “七领域说”和“三方面说”各有侧重,本文在研究“一带一路”新基建问题时采用“三方面说”,但在涉及具体新基建项目时,主要采用“七领域说”来阐述,以易于把握。

  (二)新基建与传统基建的关系

  新基建的重点是信息基建,核心是数字基建。李海舰认为,传统基础设施大多局限于实体空间,重在有形连接,即“桥连接”,主要包括公路、铁路、机场、港口、码头、桥梁等;新型基础设施突破了实体空间,拓展至虚拟空间,重在无形连接,即“云连接”,主要包括以互联网为代表的新一代信息技术群,也称“云设施”。郭朝先等认为,传统基建与新基建在很多时候是交叉融合的,更多时候新基建是建立在传统基建之上的一个系统,因此,处理好传统基建与新基建的关系,发挥传统基建与新基建的协同作用,以及不同新基建类型之间的协同,构建标准兼容、协同融合的现代化基础设施体系非常关键。杜国功提出要辩证地看待新基建与传统基建之间的关系,两者之间是互为条件、互相促进的。

  (三)“一带一路”新基建相关研究

  目前学界关于“一带一路”新型基础设施方面的研究还比较少,相关研究主要涉及“一带一路”信息基础设施建设与互联互通。较早提出加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信息基础设施建设的是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院长刘多,他提出加强沿线国家的国内信息基础设施建设,将宽带信息基础设施建设列为战略之首等建议。杨道玲等构建了信息基础设施发展水平指数。林颖等认为,当前我国信息通信技术企业参与沿线国家信息基础设施建设面临诸多问题,以基础型信息应用激活沿线国家信息基础设施建设,是实现互联互通的有效路径。潘素昆等研究了“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基础设施对中国对外直接投资区位选择的影响,在通讯、运输和能源三类基础设施中,通讯基础设施对中国对外直接投资区位选择影响程度最大。卢潇潇等认为,“一带一路”沿线发达经济体既有基础设施过于陈旧老化,亟需更新换代,对更新基础设施需求潜力大。同时提到要推进通信基础设施建设。现在看来,这些想法其实就是发展新基建的内容。

  二、中国“一带一路”新基建现状与路径分析

  (一)中国“一带一路”基础设施建设概况

  截至2019年底,中国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对外直接投资累计金额超千亿美元,对外承包工程累计完成营业额约5000亿美元。既为项目所在国及第三国创造了近80万个就业岗位,又带动我国设备材料出口超140亿美元,实现了互利共赢。

  从投资的国别市场来看,《“一带一路”建设发展报告(2019)》显示:沿线国家是中国企业对外承包工程的主要市场。在投资主体上,抗风险能力较强的国有企业成为投资与建设的主力。

  “设施联通”主要包括交通、电力、通信等基础设施合作领域,其中,中国对外承包工程完成营业额中,交通基础设施和电力基础设施两项合计占比高达60%。

  当前,区域内各国在能源、交通、公用事业、建筑等领域的投资建设市场空间巨大,但基建行业投资额巨大、建设周期长、产业链复杂,受“逆全球化”和全球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世界经济进入衰退期,国际基建市场或将进入冰冻期,我国首倡的“一带一路”建设,尤其是其中的基础设施建设项目面临着巨大的挑战。在此情形下,通过加大新基建建设力度,一方面稳住“一带一路”基础设施建设基本面,一方面提升“一带一路”基础设施建设的质量。

  (二)中国“一带一路”新基建进展情况

  就新基建的七个重要领域来说,中国“一带一路”建设工程中均有涉及,范围不仅限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还包括参与共建“一带一路”倡议的诸多国家,如巴西、东非、西非等。5G网络、特高压、城际高速铁路和城市轨道交通、大数据中心是中国“一带一路”新基建的主要优势领域,而新能源汽车充电桩、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领域则相对较弱。

  目前,中国企业参与“一带一路”新基建主要表现为三种方式:一是中国企业为主的“全产业链”方式。二是中国企业与东道国当地企业组成“联合体”方式,共同开发新基建项目。三是中国企业“业务出海”方式,即国内企业向东道国的市场提供带有新基建元素的设备,间接参与“一带一路”新基建开发。

  (三)中国新基建推动“一带一路”高质量发展的路径

  从宽泛的视阈来理解,中国新基建助推“一带一路”建设高质量发展的路径可归纳为三个方面:路径之一:以新基建“中国标准”引领“一带一路”基建项目建设。在高铁、5G网络、特高压电网等部分新基建领域,中国已达到国际先进水平,中国标准成为事实上的国际标准。路径之二:新基建元素融入中国主导的“一带一路”基建项目。中国建设的“一带一路”项目涵盖新基建七大领域,可以说,中国新基建元素已经融合到“一带一路”国家基础设施项目建设中。路径之三:新基建元素深度嫁接“一带一路”东道国的基建项目。目前,参与“一带一路”共建的国家中,中国新基建元素已经深度融入各国的建设领域。

  三、中国“一带一路”新基建存在的问题

  (一)海外新基建应用场景受到多重因素制约

  第一,国内技术短板问题。目前我国仍处于工业化进程中,工业整体基础相对薄弱,部分关键核心技术并没有掌握,这对处于科技应用前沿的新基建产生不利影响。

  第二,人才供给问题。国内新基建领域人才供给是否充裕,是决定“一带一路”海外新基建项目能否可持续拓展的关键所在。

  第三,投融资市场问题。当前,参与“一带一路”共建的大多数国家,仍为经济欠发达经济体,基础设施建设资金缺口大是一个突出问题。

  第四,东道国政府管制问题。由于新基建往往涉及网络、信息、数据安全等问题,“一带一路”国家也倾向于对新基建领域实施相对严格的清单管理制度,一些国家甚至提出“信息国产化”,旨在加强信息安全性。

  (二)国内外新基建的参与主体出现结构性失衡

  我国尚未形成“出海”参与“一带一路”新基建项目的“联合舰队”,国内外新基建项目尚未形成协同发展的态势。在已经参与的海外新基建项目中,中国企业市场竞争能力也相对较弱,亟需加强。

  (三)某些国家“掣肘”将对“一带一路”新基建构成直接威胁

  “一带一路”建设涉及国家诸多,这些国家与我国在意识形态、政治制度和发展模式等领域有很大差异,新基建特别是其中的信息基础设施,被许多国家和国际机构定义为国家关键基础设施,网络、信息、数据等都与国家安全息息相关。受没有参与到“一带一路”建设的国家,如美国、欧盟成员国等影响,许多国家对中国公司参与其电信基础设施建设持越来越谨慎的态度。

  2019年底,美国在东盟峰会“印太商业论坛”上发布了“蓝点网络”计划,其宗旨是所谓的“统筹政府、私营部门和民间社会,以开放、包容的姿态将全球基础设施建设的标准提至高质量、可信赖的程度”。但该计划的核心是对基础设施、数字化服务、采矿和金融服务等进行“评估和认证”。这一计划对我国“一带一路”新基建构成威胁,因为该计划宣称尊重所谓的“全球性标准”,包括对“透明、责任制、财产和资源的主权、当地劳工和人权、法治、环境以及政府在采购和融资方面的良好做法”表示尊重,实际上是设想以他们的标准替代中国标准,或者以他们的标准来“评估和认证”中国“一带一路”基建项目,为中国推进“一带一路”基础设施互联互通设置障碍。

  四、对策建议

  (一)完善顶层制度设计,推进“一带一路”新基建

  首先,我国应加强顶层设计,从政策、资金、法律上予以扶持,积极支持我国企业“走出去”,参与“一带一路”新型基础设施建设与互联互通。其次,我国应禀承“共商共建共享”理念,与“一带一路”国家一道制定新基建的“国际标准”。

  (二)构建底层技术支撑体系,以此破除产业链的“技术阻点”

  新基建的核心是数字化基建,底层技术的支撑体系是其发展的基础保障,更是强劲推动新基建高质量增长的根本所在。中国要站在“一带一路”基建领域制高点上,实现由“中国制造”向“中国智造”的根本转变,持续进行技术攻关,掌握新基建所需要的关键核心技术和各种底层技术。。

  (三)推进多渠道培养方式,确保为“一带一路”新基建提供智能支持

  中国“一带一路”新基建项目的建设与运营,需要各类人才贡献智慧和力量。为此,需要强化人才培养、增加供给途径,优先从国内高等教育机构、研发机构、创新中心等选择人才,要从新基建项目中通过“干中学”发现和培养人才。

  (四)健全投融资支持体系,为中国企业“出海”提供金融保障

  考虑到“一带一路”国家的社会财力状况,需要创新基建领域的投资模式,激发市场活力,引导更多的社会资本投入新基建之中。可以考虑在亚投行和丝路基金中设立新基建专项,也可以考虑单独设立“一带一路”新基建专项基金,引导企业积极参与并打造中国主导的高品质新基建项目。要创新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PPP)模式,推进三方合作机制。根据项目性质、风险分配基本框架、融资需求和期满处置等各项因素,选择适当新基建PPP运营模式。

  (作者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产业组织研究室;北京联合大学商务学院。《西安交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CNKI网络首发2020-8-11 ,中国社会科学网 闫琪/摘)

作者简介

姓名:郭朝先 徐枫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闫琪)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