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管理学 >> 公共管理
年龄结构性问题关乎社会发展
2016年11月23日 09:38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张丽萍 王广州 字号

内容摘要:2015年10月29日,中共中央十八届五中全会公报提出“全面实施一对夫妇可生育两个孩子政策”,标志着实施了30多年的独生子女政策的正式结束。

关键词:结构性问题;人口;中国人口;生育;社会发展

作者简介:

  2015年10月29日,中共中央十八届五中全会公报提出“全面实施一对夫妇可生育两个孩子政策”,标志着实施了30多年的独生子女政策的正式结束。始于1970年代的中国计划生育政策,特别是1980年提出的独生子女政策,不仅从根本上改变了中国人口变化的基本态势,也彻底改变了中国人口的基本结构,如年龄结构、性别结构和家庭结构等。当前虽然人口总量过快增长压力得到有效缓解,但人口结构性问题日益凸显,成为人口与发展的重大问题之一。在人口结构性问题之中,年龄、性别和家庭结构问题尤为突出。

  中国已进入新增人口衰退阶段

  人口变动的长周期、不可逆决定了人口变化的稳定性。人口年龄结构内部比例关系的均衡状态是稳定人口状态的要求。当前的人口年龄结构是人口变动历史的表现,由此形成的人口年龄结构问题也是历史积累的结果。

  当年龄结构不变且出生率等于死亡率的条件下,该人口处于静止状态,即为静止人口,总人口将保持稳定的零增长,人口不会出现骤增和剧减的情况。通过不同预期寿命和人口规模特征的静止人口,可以估计人口年龄结构保持静止的预期出生或死亡人口规模,并将此规模作为静止人口的更替水平或基准人口。对于相同规模的静止人口,预期寿命不同,人口年平均更替水平不同。

  首先,从基准出生比例判断目前人口年龄结构问题,可以发现中国已经进入新增人口严重衰退阶段。根据2015年1%人口抽样调查,育龄妇女生育子女数为1131.03万,如果不考虑调查误差的话,该出生人口规模不到与之相对应静止人口出生规模的63%,即基准人口比例为0.63,与2000年、2010年基准人口比例下降到0.79和0.77相比,基准人口比例有较大幅度的下降。回顾中国基准出生人口比例的变化历史可以看到,1995年前基准人口比例大于1,从静止人口角度考察,中国人口处于新增人口增长型时期,而1995年之后基准人口比例小于1,这标志着中国人口过快增长趋势发生根本转变,人口再生产实现接近平衡的转变。此后新增人口开始进入快速衰减的过程,与静止人口目标相比减少的幅度在20%以上,而且处于加速减少的趋势之中。

  其次,从代际亲子比例判断目前人口年龄结构性问题,可以发现中国已经进入严重少子化阶段。严重少子化的特征可以从少儿人口比例、亲子比和老少比来进行测量。少儿人口比例是0—14岁人口占总人口的比例;亲子比是衡量父母亲代与子代人口规模的比例关系,可以通过20—59岁人口与0—19岁人口的比例关系进行粗略估计;老少比采用65岁及以上人口与0—14岁人口的比例。先看少儿人口比例,2015年人口1%抽样调查的少儿人口比例是16.52%,比2010年人口普查少儿人口比例(16.61%)又有下降,仅为1982年的一半,比2000年的22.90%下降了5%以上,远远低于通常静止人口中少儿人口20%以上的比例。再看亲子比例或亲子比。2015年亲子比为2.81,比2010年的2.60提高了0.2,比2000年的1.87提高了0.94,比1990年、1982年的1.39、1.0分别提高了1.42、1.8,可见,父母代与子代的比例迅速提高,而且远远超过子代人口。最后看老少比,2015年中国人口的老少比为0.63,比2010年人口普查的0.53提升了0.1,比2000年的0.31提升了0.32,比1990年、1982年的0.2、0.15分别提高了0.43和0.47。老少比持续提高,粗略反映隔代人口比例关系的重大变化,预示严重少子高龄化的到来。

  再次,从目前中国人口年龄结构性问题的区域差异来看,中国已经进入区域人口年龄结构极度不平衡阶段。通常对中国人口的区域结构性问题主要关注人口分布,很少关注人口年龄结构的区域差距问题。比如,据“胡焕庸线”划分中国人口的基本人口分布格局。其实,在高生育水平阶段,全国各地育龄妇女的总和生育率区域差距很小,只是预期寿命造成人口年龄结构的不同。然而,进入低生育和实现人口转变的过程中,由于生育率下降的速度和转变的过程差异,使区域之间人口年龄结构差别扩大。2015年全国人口1%抽样调查表明,少儿人口比例超低的上海、北京、天津、辽宁、黑龙江和吉林等省(市)少儿人口比例仅10%左右,不到相对较高的贵州、河南、江西、新疆、广西和四川等省区的一半。从全国看,2015年老少比大于1的有上海、辽宁、北京、黑龙江和天津,老少比最大的上海达到1.37,辽宁也高达1.21。老少比在0.5以下的省区有西藏、新疆、青海、宁夏、江西、贵州、海南、广西、云南、广东及河南。综上,中国人口年龄结构区域差距不断扩大,而且进入极度不平衡阶段。

  人口年龄结构失衡

  影响社会经济发展

  在过去60多年里,人口从过快增长向过快衰减过程转变,加剧了年龄结构不平衡的问题。这一方面意味着60岁及以上人口迅速增加,另一方面少儿人口迅速减少的转换特征加剧了人口年龄结构的不均衡性,产生了严重的结构性问题。尽管全面二孩政策不仅可以满足绝大多数人民群众的生育意愿,而且理论上可以避免人口年龄结构的不合理,促进中国人口再生产进入良性循环的轨道。然而,今天的现实是历史的积累,其深远的社会经济影响必将是长期和持续的,主要表现在以下几方面。

  第一,结构再平衡困难。过去十多年来的多次生育意愿调查数据表明,中国农业人口终身想生二孩的比例在80%左右,非农业人口终身想生二孩的比例在40%—60%。据此,全面二孩政策是否能缓解人口年龄结构性问题,平稳实现静止人口目标?基于目前育龄妇女的生育意愿和生育计划以及平均预期寿命变动趋势,通过人口预测模型可以对中国全面二孩政策条件下人口规模和结构进行预测。预测结果表明:2016年全面二孩政策的放开使人口快速衰减的态势得到有效抑制,预计从2016年底到2019年人口增长的规模幅度与对应的静止人口规模大体相当,人口基准比例将由2015年的0.72提高到2016年的0.95,2017年的1.06和2018年、2019年的1.03、1.0。但是,这个短暂的补偿性生育再平衡很快将会再次被打破。如果全面二孩政策保持不变,那么,即使是乐观的估计,从2020年开始,中国人口将再次进入快速衰减的进程中。预计到2030年人口基准比例将下降到0.70,进入中国人口快速衰减的新时期。

  第二,家庭功能脆弱。长期低生育率和生育率突然大幅度下降的后果就是独生子女家庭总量和比例迅速上升。中国独生子女超过1.5亿,占家庭户的比例在1/3以上。独生子女家庭迅速增长,使中国家庭面临不完整家庭的风险剧增,比如,目前全国有失独家庭超过100万,预计未来20年失独家庭总量迅速增加,总量将达到目前的3倍以上。此外,全国一人户比例持续上升,2000年全国一人户的比例为8.3%,到2015年上升到14.53%。由此可见,中国人口年龄结构的进一步失衡、新增人口规模的迅速衰退、两代直系核心家庭的小型化以及区域人口年龄结构的巨大差距,必将导致家庭结构和功能的极度脆弱化。

  第三,代际比例失衡。由于亲子比高达2.81,育龄妇女平均生育子女在1.5以内,从微观来看,未来子女代的供养负担将极度沉重;从宏观来看,养老金缴费比例比较大幅提升或替代率水平下降。据估算,2025年后中国人口的老少比将发生根本性转折,预计65岁及以上老年人口规模将超过0—14岁人口,老少比从2015年的0.63上升到2030年的1.09。因此,无论从亲子的角度,还是从全社会的角度,代际比例失衡的这种转折将会对现行制度安排带来巨大的挑战。

  考虑到人口年龄结构性问题和中国人口发展的历史以及内在变动规律,人口发展的战略目标应从缓解人口资源环境的紧张关系,逐步走向稳定人口和静止人口的人口年龄结构,最终实现总人口的缓慢下降。在全面二孩生育政策效应释放、生育意愿不高的情况下,我国人口年龄结构的主要问题仍然是出生人口的快速衰减。因此,进一步放开生育政策仍将成为历史的必然。

  (作者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何容)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